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V催眠講師

放下,才能死而復生!

2020年7月 被催眠者: 海景/自由業 女性

個案催眠後自我分享紀錄


對一位男性友人有特殊的感覺。不算是太熟的朋友,但見面的那一剎那總會有終於回到家,或是想擁抱他的莫名衝動。剛碰面的前幾分鐘不能直視他太久,否則眼前跳出的影像和內在感覺,常讓我搞不清楚究竟現在處在哪個年代。曾經以為我的通靈體質是上天賜予的禮物,但現在只想祈請老天爺關掉這條顯然已經不靈光且無法受控的天線。日夜不定時在周圍感受到他的氣息,非但不浪漫,而且異常困擾,畢竟我們的生活沒有太大的交集。兩年過去了,情況依舊沒有變好。這幾年間偶而自動開啟的天線,陸續讓我看見跟他有過近十次的輪迴轉世,除了一次是父女、一次無法確定關係外,其他世都是夫妻關係。

靈魂透過輪迴學習並體驗人生,轉世百千回曾經是家人又如何?跟其他朋友在別世也已經是好朋友或家人,靈魂團隊的成員總會在生生世世約好重新聚首,但從來沒有其他人像他給我的感覺一樣... 看到他或是他的相片,舉例來說,就像是一趟漫長無止盡的旅程終於結束,「終於回到家,我安全了」的感覺。嗯,我知道,我應該是生病了,對嗎?我要瘋掉了嗎?他甚至不是我過往喜歡的型,為什麼對一個半生不熟的人有這樣奇怪的感覺?日日夜夜感受到身旁有他存在的怪異情況。他的氣息,特別是他偶而焦慮的情緒,如影隨形。

我需要協助,我能看到的東西太表象,我不瞭解為何不斷感受到一個不算熟拈朋友的存在?發生的所有事情總有一個目的,那麼我嘗試無數次截斷卻仍能感受到他,目的是什麼?很惱人,很無奈,我希望這些影像和感覺可以倏然停止,還給我一點清靜。

透過催眠尋求問題的根源

跟催眠師V聊了想釐清的問題,討論了一些方式,便開始催眠導引。一進入光中,從幾扇門中選了一道門打開,走進便看見他正站在湖邊。一看見我,他走了過來牽著我的手,沒有再放掉過。滿心的不解與疑惑,儘管自己是個短路的靈視麻瓜,還是用頭腦用力的想了一下這到底是不是真的。

催眠師:「他現在牽著的,是誰的手?」

我: 「我的」

催眠師:「你的前世?還是你的現在?」

我: 「我的現在」

催眠師:「太好了,他的靈魂在這裡,你可以直接跟他溝通」



於是我們就在那個潛意識的光之湖前,談論了我們目前的情況。靈魂間的對談直接且無須隱藏,跟現實很不一樣,我心裡的困惑總算解開。結束對談後,催眠師再度引導我前往前世,我想看清楚究竟曾經發生什麼事,為什麼今生和我沒有感情基礎的這個人,會在能量上帶給我如此巨大的困惑和衝擊?

催眠師引領我進入與問題根源最相關的那一世

一進入那世的場景,我看自己的前世 (以下簡稱「她」) 和他已經組成家庭,年紀大約 20 出頭,生了兩個孩子,在房子前面陪著孩子玩耍。一家和樂融融,某天…

倆夫妻整夜相擁痛哭。戰爭即將開打,隔天,他就得去從軍了。那是一個抵抗不去打仗不但會被抓走還會株連全家的年代,擔心妻兒受到傷害,但是又怕自己一去不回。躺在床上,他抱著她不捨的哭著說:「我不想去,我不要去,萬一我回不來,你跟孩子怎麼辦?怎麼辦?」。沒有答案,不會有答案,只能相擁哭泣直到天明。

一早,幾個身著軍服的人出現了,她在門口跟他們拉扯了一番,他終究還是被帶走了。她躲進房間裡,擔心他的安危,更擔心他會一去不回。撕心裂肺之痛,她放聲哭斷了腸。觀看著前世場景的我也一起哭了起來,記起了這曾是我的靈魂旅程所經歷過,失去摯愛的一段。錐心刺骨、肝腸寸斷,她的痛也是我的痛,她的悲傷也是我的悲傷。

隨著時光流逝,已過了十個年頭,心愛的男人沒有回來,卻出現了另一個男人,想要照顧她,她連想都不想就拒絕了。她對其他的男人非但完全沒有興趣,甚至覺得噁心。一心一意,只是等著生死未卜的他回家。每天殷切期盼他突然回家,但是他離開之後再也沒有回來過了... 拒絕接受他或許已經戰死沙場的想法。或許跑了很遠回不了家吧?或許受傷了正在療傷吧?或許還在回家的路上吧?又或許... 他愛上別人另組家庭?

感覺到她的思緒和孤單無助的心,就像感覺自己的情緒一樣。那是一個需要男人才能養家的年代。她獨自帶著兩個孩子,學習了做衣服相關的技能,一個人撐著把孩子養大。她不敢搬到別的地方「否則他回家了卻找不到們怎麼辦?」。前世的她守著那個房子一邊扶養孩子長大,滿心期盼他快回家,但他卻再也沒有回來過了...

時光來到那世45 歲,看見她在病榻,孩子已經長大成人,坐在床邊默默啜泣。前世摸著一個孩子的臉,告訴他「不要哭,不要難過,媽媽終於可以跟爸爸團聚了」。

現在的我仍能感受到她心裡巨大的痛楚和糾結、孤單彷彿被拋棄的心情,以及對伴侶無止盡的思念。她的心從來沒有花在自己的身上。她熬著照顧孩子長大,一心懸在空中,天天期盼著再和心愛的他再度聚守。45 歲,不算太老的年紀,自覺已經完成撫養孩子長大的義務和責任,她已經了無生機,一心只想和他重聚。

看到這裡,我哭的更傷心了。這些前世的經歷和記憶,只是因為轉世被埋藏了起來。一旦挖掘出來,對我來說那些經驗、感覺、情緒就原封不動的重新還給了我,就像昨天才經歷過的一樣。

催眠師:「你覺得那輩子該學會的功課是什麼?」。

我: 「放下」



兩個我的對談

由於前世和我都處於極端悲傷的狀態,於是催眠師便引導我去跟病塌上的前世對談...

催眠師:「告訴她,你是未來的她,你們這世又相聚了,請她不要太傷心...」

於是我握住她的手,緩緩的告訴她。她抬起頭來,不解的看著我,

她:「未來的你們又重逢了?你們也是夫妻嗎?」

我:「不是... 」

她:「你是說你們不是夫妻嗎?」

我:「不是」

前世聽到我的答案嚎啕大哭起來。

她:「所以好不容易找到他,他竟然不要你了嗎?」。她自顧自的哭的更大聲了。我可以感受到她被撕裂的情緒,感覺就像我自己也被撕裂一樣,於是也跟著哭了起來。安慰她,請她放下並接受摯愛已經逝去不會再回來的事實,但是她一心一意只想跟他在一起。

至此,我懂了,我知道原因為何了。之所以我對這位說來不算太熟的友人,會有這樣連我自己也無法理解的特殊感覺,源至於前一世該學會卻沒有學會的功課。放下、臣服、接受,三項功課全數死當。於是當這個人又再度出現在我的生命中,雖然我們已經換了身軀、身份和年代,但我的靈魂還是認出了他。前一世未完成的功課,就這樣有點殘忍的留著給我做了…

找到了源頭,但問題該如何解?尋求指導靈的協助,看起來是最好的方式了...

向指導靈請益

在另一個空間邀請指導靈後,Sahid 很快就現身了。Sahid 曾是位埃及祭司,全身白色服裝加上白色的帽子。這幾年來,如果需要「諮詢」或是尋求指導靈保護,第一位現身的通常都是 Sahid,指導靈團隊每位似乎分配了不同的工作/類別來為我提供協助。打過招呼後,我便直接提問。


我: 「我該如何才能解決這個前世沒做完的問題?這對我造成很大困擾」

Sahid:「先放下,才能死而復生」

我: 「How?」

Sahid:「你知道的,就像你對曾約會過但不合適或不喜歡的男人一樣,一瞬間的時間轉念即過」。

我: 「這... 不一樣吧?」

Sahid:「轉念、想通,只需要三秒鐘的時間」

我: 「想的通或轉的過就不會現在跟著前世卡在這裡了...」

Sahid:「時間到了,你要趕快把這門功課完成。你們還有很多重要的事等著去做。這個功課不完成,你沒有辦法開始去做應該做的事」

我: 「那你可以幫我把對他的天線關掉嗎?我不想要一直感覺到他的存在和情緒,我們的生活沒有太大交集,這樣我真的很困擾。關掉就比較容易放下了,不是嗎?」

Sahid:「不能關。關掉了,你感受不到他,就只是擱置,暫時遺忘。唯有在你可以感受到他時,放下才是真正的放下」

我: 「前世跟他有那麼深的連結,卻要由我來放下?很不公平捏...」

Sahid:「她就是你,你就是她。如果你要一直走回老問題,誰也幫不了你,就只能再重來一次」

我: 「天啊,再來一次?我~不~要。」

Sahid:「一步一步走,不要急著想跳、想飛。這輩子你該完成的學習和功課,不會錯過。不是你的,強求也沒有用。好好照顧自己,你總是忙著照顧別人,但自己才是最重要的,把重心拉回你自己身上」

我: 「之前生的那場大病,我需要擔心它復發嗎?」

Sahid:「之前生病的原因,你自己知道。你一直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卻執意不肯去做,於是你的身體成為你的提醒。一場大病可以讓你重新思考人生,重新排序人生優先權重,讓你知道該完成的事情趕快完成。你看,你不是開完刀馬上就去把擱了七年、應該做而拖著不做的事情迅速完成了嗎?未來如果你還是繼續逃避該完成的事物,你的身體可能又會成為提醒,在同一個部位或是不同部位發生問題」

我: 「擺爛也不行....?」

Sahid:「那就下輩子重新再來一次,但還是得完成,就像你現在一樣。」

好吧,我無話可說了。該來的終究躲不過。催眠尾聲,指導靈團隊全員現身,一同傳遞正向能量為我祝福,謝謝你們對我的愛和祝福。

後記

五味雜陳的複雜情緒,謝謝我的前世,帶我體驗至死不渝的深刻伴侶之愛。寫下這篇,為自己的前世留下一個記錄,也提醒自己。放下、臣服、接受。親愛的前世,你心心念念的他不但回來了,而且還過的很好呢。


靈魂是個漫長的學習旅程,在那個點我們說再見,在這個點我們又相見,就算沒有在一起了,又如何呢?最後,祝福生生世世曾扮演過無數次我的親密伴侶的他,祝福他身體健康、祝福他永遠開心、祝福他心想事成美夢成真,最後,也祝福他在今生能和心儀的對象,心靈契合相知相惜地共度一生。

謝謝催眠師 V,感謝你的引導,協助我挖掘出潛意識裡深藏的智慧與寶藏。最後,原本就不屬於這輩子的,就此放下。


放下、臣服、接受 。

539 次查看1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1 Comment


Roger Lin
Roger Lin
Jul 30, 2020

看完了,差點在上班時掉眼淚.......

Like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