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V催眠講師

我的童年、青少年時期已毀,不願⾃己組建的家庭也被過去的陰影毀了

2019年4月 被催眠者:屁孩 女性 媒體人

【個案催眠後自我分享紀錄】


想嘗試催眠已有一段時間,考慮很久,終於踏出這一步。


每個⼈都有屬於自己的生命課題,對我而言,這道題是我的家庭關係,特別是與父親的關係,對我的人生有著巨大的影響。


在我很小的時候,從有記憶以來,就有著⽗親家暴母親的回憶,那些爭吵、毆打、拉扯、尖叫、哭泣,是童年最大的恐懼。學齡前是母親被打,等到我和妹妹上小學後,也成為⽗親暴打的對象,一個不順心,就拳打腳踢、打巴掌、抓頭髮、踹肚子等等,不只在家裡,有時也在戶外。被打的理由不一⽽足,不乖、不孝順、成績太差、姐妹吵架,其實父親只是需要有個能打人的理由,你知道的,如果有心要找,理由永遠都有,所以我們經常挨揍。


我怨恨父親,也不諒解總是要求我們忍氣吞聲、甚至在家服社工面前說謊演戲的母親,我的⻘少年時期在充滿恨意中度過。


原以為長⼤離家後,隨著距離遠了,跟父親的關係也改善了,這些不愉快會慢慢成為過去,可惜,不僅沒有,反倒影響著我與他人的關係,尤其是在結婚生子後,更為明顯,我害怕與他人太過親密,總是有意無意把關心我的人推開;我愛我的孩子,但又想跟他保持距離,害怕⾃己哪天也會像我的父母一樣傷害了孩子;我想要逃離,因為太過害怕。


我的童年、青少年時期已毀,不願⾃己組建的家庭也被過去的陰影毀了,這是我的生命課題,也是決定接受催眠的原因。


全⾧約3小時的催眠,會有半個多小時的諮商,催眠師經由充分溝通,確認問題後,會說明催眠的特質,以及過程將如何進行,待確定一切都清楚後,才會開始進行。 在此強調,整個催眠過程中,我都是清醒的,沒有睡著、沒有意識不清,我可以清楚敘述看到的場景,並回答催眠師的問題。


剛進入催眠狀態時,我⾛進一道滿溢著白光的宮殿中,宮殿裡一切都是白色的,沒有金碧輝煌,但令⼈放鬆舒服,我⼼情輕快地⾛著,催眠師要我在宮殿中四處看看,看完後,我走進一間好大的房間,躺在又大⼜柔軟的床上入睡,感覺臉上帶著微笑。


接下來,在催眠師引導下,我來到了一個前世記憶。一進⼊回憶中,心就揪在一起,苦悶、痛苦、孤單的感受混雜,難以言喻。原本眼前一⽚黑,畫面慢慢清晰後,先是聽到吵雜的聲音,接著看到了塵土飛揚的市場,⼤家穿著簡單,灰色布衣,有些穿草鞋,有些打⾚腳。我走在市場裡,迎面而來,一位親切的阿姨對我微笑,她的笑容讓我印象深刻。


回到家後,一片漆⿊,點了盞油燈,家徒四壁,只有我⼀人。這時看到⾃己,臉上有著髒污,穿著布衣,是個年輕的男子,看來是剛做完工回家。我看到⾃己煮飯、吃飯,之後在微弱的光線下念書,念書⼼情平靜,直到深夜才上床睡覺。


催眠師問我有什麼感覺? 我說,覺得好孤單。


他請我回到這個前世記憶的5歲,我看到好小的⾃己,在家門外玩泥巴,媽媽在身邊笑著,那是我前世的媽媽,也是這輩⼦的媽媽,雖然長的不同,但我一眼就能認出。

然後,父親⾛出來了,他全身圍繞著⿊色的氣,我看不清楚他的臉,但感覺世界都暗淡了。


時間快轉,來到15歲。 我在傍晚時⾛進家門,看到父親坐在大廳裡喝酒,眼神空洞。我走進房裡,看到媽媽瑟縮在角落哭泣,臉上滿是傷痕,我知道她⼜被父親打了,很⼼疼,抱住媽媽,希望給她溫暖。


催眠師要我再去看看⽗親,說出對他的觀察。

是的,這位酗酒的⽗親,也是我這輩⼦的父親。我看著他,感覺到他的沮喪、挫敗,覺得全世界背棄了他,他討厭世界、討厭⾃己。


時間來到25歲。只有我了,⽗母都不在了。我看到母親病逝、父親上吊自殺,家裡只有孤零的我⼀人。我⾛到市場想買點東西,那位⼀開始對著我微笑的阿姨又出現了,她笑咪咪地,拿著許多⻝物、衣服給我,告訴我「別擔心,一切都會過去的,要好好照顧⾃己,我知道你⼀定會出⼈頭地。」我抱著這位阿姨一直哭,哭到⼼都痛了,現實中的我也不斷流淚,我發現這位阿姨是我現在的姑姑。


時間來到35歲。我通過考試,在縣府裡當官,和一群年輕的官員一起,神采⾶飛揚地討論著事情,坐在主位的縣太爺盯著我看,滿滿的賞識,我感覺到他⾮常照顧我,對我意義重⼤大。


45歲時,我已是縣太爺,原本的縣太爺就要離世,我和他情同⽗子,親⾃照顧他。他在離世前握著我的手說:「不要忘記初心,繼續照顧那些信任你也需要你的老百姓吧!」

他離開了,我發現他是我唯一的家人,原來這一世裡,我沒有結婚。

這位縣太爺是我這輩⼦的叔叔,我和他的關係依舊緊密,他也在壯年時就過世。


55歲,我要離開了。死前⼀個月,⼤部份時間臥病在床,有隻⽑色如太陽般的橘貓陪著我。我看到⾃⼰撐起病體,⾛到市場和⼤家道別,可以感受到⾃己受到⺠眾喜愛,宛如⼀家⼈般,他們真⼼喜歡我。


我快死了,身體很重,但並不害怕。這⼀生最⼤的遺憾,就是⽗母很早離開,⼀直沒有其他的家人,覺得⾃己太孤獨。橘貓躺在我身邊陪伴我,直到我死亡的那⼀刻。


身體輕了,我來到天上,⾒到了⾼靈,他是穿著古希臘服飾,外型像宙斯的男性。他給了我三點指示。


一、⽤愛包容、接納父親,這是個挫敗沮喪的靈魂,給他愛、接納他、原諒他,才能改變我與這個靈魂的緣份。


二、我這輩⼦的使命是要用光照亮別人。

我不懂,追問「什麼是用光照亮別⼈?」

他告訴我,就像前世記憶裡,我曾經擔任的縣官一樣,照顧需要幫忙的⼈,作他們的倚靠。


三、不要推開他人、不要逃避他人,試著接受他人的愛,也試著走進人群,去愛別人,這是我必須學習的課題。


最後,是療癒內在小孩的部分,我來到這輩⼦最痛苦的⼀刻,那是⼩時候某次⽗親毆打媽媽的時候,我和妹妹窩在⻆角落哭的好傷心。


我抱著⼩小的⾃己、⼩小的妹妹,把他們擁進懷裡,告訴他們一切都沒事的,會沒事的...... (療癒期間催眠師會引導如何做)


催眠結束,我帶著眼淚,但一直悶悶的內心,感覺有些疏通了,那是⼀種少有的輕盈感。


或許在催眠的過程中,部份的我,已經原諒了⽗親,也接納了母親。他們兩個感情不知糾結多久了!⼀個挫敗沮喪的靈魂,與另⼀個逆來順受的靈魂,累世的緣份,或許他們也不願如此,但卻不知如何改變。


沒關係,那就從我開始改變吧!



圖片來源:https://universe0freedom.pixnet.net/blog/post/122019830-%E3%80%90%E6%B8%AC%E9%A9%97%E3%80%91%E4%BD%A0%E7%9A%84%E5%85%A7%E5%9C%A8%E5%B0%8F%E5%AD%A9%E9%A1%9E%E5%9E%8B

335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